首頁‎ > ‎社工聊天室‎ > ‎

10/13台北市弱勢兒童社區照顧及少年活動據點100年度2次聯繫會議紀錄

張貼者:2011年11月1日 下午11:38未知的使用者

10/13  9:00-12:00 

台北市弱勢兒童社區照顧及少年活動據點100年度2次聯繫會議

會議記錄

一、分組交流的發現

1服務學習與課輔據點的結合

  四組報告單位中,有三組都將服務學習納入據點的課程中。

  未納入服務學習的單位,採用各式各樣的成長團體輔助。

=>Q恩物是否可與其他據點進行服務學習經驗的交流?

    北區少年服務中心及中華社區厝邊頭尾營造協會表示對服務學習有興趣。

 

2據點經營的時間

  立心協會的據點時間,除了學期間,尚包括寒暑假,嚴密地將學員網羅。

=>Q恩物是否寒暑假也要進行據點經營?

 

二、問題討論的發現

1如何處理教育部計畫(課業加強、攜手陪伴、夜光天使)與社會局重疊時,所造成的招生困難?

    楊老師說明「教育局強調的是『課業』部分,而社會局強調的是與『家庭』締結夥伴關係」。社會福利單位是透過課輔的機制,要深入瞭解影響個案的「家庭背景」,而家庭背景的理解,並非單靠學校、老師所能夠完成的。陳科長補充「寫個案紀錄時要詳實寫明個案的家庭背景,社會局是透過各單位的個案紀錄瞭解第一線的情形,以便日後調整政策之規則訂定。」至於招生數量的迷思,楊老師再三強調「服務『對』的人,比『多』的人重要」。

 

=>恩物小樹書屋的服務人數雖不多,但重要的是,我們服務了「對」的人。

 

2弱勢據點的經營未達到預期的效益並且超出成本所能負荷時,該怎麼辦?

    陳科長表示「並不是社會局指定各個機構要做弱勢據點的經營,要記得當初是由各個機構『提出』方案的;應由機構本身進行評估;弱勢據點是一個使用的方法,來實踐各機構本身所訂定的目的。」

 

=>如果服務區域的需求低,要自行評估是否轉往他區經營。

 

2如何使學員課業有效進步?

    這個問題本身就是個迷思。如果方案的目的是課業提升,那麼評估的要求即是課業提升;然而就一個社會福利所提出的方案而言,方案焦點如果是放在人格品格的養成、行為舉止的改變以及自信心的建立,那麼評估的指標應是品格如何?行為如何?以及自尊程度?社會局的評鑑是依據各單位所訂立的指標,至於家長的期待和要求,應由各機構與家長溝通。

 

=>家長若因為未見到小孩成績進步,而離開小樹書屋;並非完全歸因為機構的課業輔導做得不夠好,而只能說這位家長並非機構的夥伴,來重建小孩的身心。

 

 

三、總結

 

    這次參加會議一方面是更瞭解方案的立意,闕教授說明「弱勢兒童社區照顧及少年活動據點」的關鍵字,一個是弱勢,還有社區及據點。「弱勢」即是鎖定對象,將資源投注在關間人身上,並且運用優勢關點找到弱勢族群上的優勢,翻轉弱勢處境,比方說找到在課業之外的能力與特色。「社區」則是響應用一個村子帶一個孩子的精神,雖然實境是社區相當的沉默與冷漠,然而機構在地方上所扮演的角色即是一個催化劑來「喚醒一個村子帶一個孩子」;此番話與我長期關注社區營造的意念有所共鳴,原來理念的持有者,並非我想像得少。「據點」就猶如一個基地,是弱勢孩子們展現他們優勢的基地。立意確定了之後,就能使執行方式更聚焦。

 另一方面,也切磋了上台報告的經驗,期待我們所努力的經驗,會以更清楚及口條的方式呈現。

Comments